您的位置: 首页 > 邯郸资讯 > 国际 > 全球视野

执政精英大换血 默克尔能否扛起欧洲前行大旗?

  最近,一张去年6月德国G7峰会上的西方领导人“合影”在社交媒体热传。

  照片上从左到右依次是:美国总统奥巴马、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奥朗德、时任英国首相卡梅伦和意大利总理伦齐。

    照片中,西方五大国领导人中,奥巴马、奥朗德、卡梅伦、伦齐都似乎在挥手“再见”,而默克尔是唯一没有挥手告别的首脑。联系当下,这似乎成了某种“预言”。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评论这张照片“捕捉到了2016年的‘政治海啸’”;英国《独立报》则称,这张照片“充分体现了今年的欧美政治骚动”。

    当下,一场民粹主义旋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席卷了欧洲大陆,欧洲各国领导人正经历着二战后史无前例的大换血:英国成功脱欧使卡梅伦下台,意大利修宪公投失败使伦齐宣布辞职,龙头之一的法国也无法置身事外,现任总统奥朗德放弃连任,试图牺牲小我以团结左翼,防止极右翼赢得明年五月的总统大选。

    于是,整个欧洲的目光聚焦在德国,因为德国还有默克尔“屹立不倒”。

    12月6日,这位德国总理以89.5%的得票率再次当选基民盟主席,将正式作为该党总理候选人参加2017年德国大选。大家屏住呼吸密切关注这位“西方价值观的最后守护者”能否顺利闯关,扛起欧洲继续前行的大旗。

    当前,民粹主义之风席卷欧洲,几乎每个欧洲国家都能看到民粹主义政党的身影,正试图改变欧洲一体化格局。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副院长冯仲平认为,欧盟现在面临各种经济、社会、安全挑战,引发中下阶层民众的严重不满,这成为民粹主义兴起的土壤。

    他们极力主张反欧盟、反欧元、反对外来移民。在英国脱欧公投中,脱欧派最重要的主张就是反移民,而德国选择党、法国国民战线等民粹主义政党也持同样立场。

    这股民粹主义风潮不仅改变欧洲各国政治格局,平添各种不确定性和未知风险,而且给二战后开启的欧洲一体化进程带来严峻挑战。

    冯仲平认为,民粹主义的兴起正是欧洲一体化最大的敌人,欧洲一体化的理念、思想、实践正是民粹主义所反对的。民粹主义要求把“主权”从欧盟手中拿回来。

    同时,美国大选中特朗普的当选,更助长了欧洲民粹主义政党的信心,他们认为“精英们的世界正在坍塌,而他们的世界正在建立”。

    法国国民阵线领导人玛丽娜·勒庞表示,在英国脱欧和特朗普赢得大选后,她赢得法国大选将是席卷全球政治风暴的下一步。极右翼的荷兰自由党主席海尔特·维尔德斯说:“美国发生的事情在欧洲和荷兰也可以发生。”

    于是,民粹主义势力蔓延,欧洲一体化止步不前。当前“生病”的欧洲迫切需要默克尔。有欧洲舆论称默克尔的任务是“抵御民粹主义在德国乃至全球的升温”,成为“动荡世界的稳定保障。”英国路透社表示,作为欧盟的中流砥柱,要是德国总理默克尔也遏不住国内的民粹主义者,整个欧盟恐怕难以逃脱土崩瓦解的命运。

    不难理解为何一体化遭遇坎坷的欧洲需要默克尔继续扛起大旗。因为,默克尔一直以来都是欧洲一体化的坚定支持者,始终坚持理性、开放、包容的原则。

    同时,作为欧洲最大经济体,默克尔掌舵的德国近年来已成为稳定欧盟的“旗舰”。从全球金融危机到欧债危机,再到如今的难民危机,默克尔都展现了坚忍顽强的“铁娘子”风范。“欧洲一出事,就看默克尔”——这在如今的欧洲几乎已成惯例。

    那么,默克尔如今能否扛起大旗,引领欧洲这艘停滞不前的大船继续前行呢?

  默克尔(资料图)

    首先,她将面对的是德国国内的右翼崛起。法新社说,基民盟和其姐妹党派基社盟在2013年的德国大选中获得41.5%的选票,稳坐第一把交椅。但三年过去了,德国选择党的崛起不容忽视,一些对现政府政策不满的选民成为该党坚定的支持者。

    有分析指出,难民政策、德国极化政治和民粹主义的影响,以及民众对领导人连任的“审美疲劳”都将成为默克尔寻求连任的挑战,其中最主要的障碍就是难民和恐袭。就连默克尔本人也表示,她面对的是“德国统一以来最艰难的选举”,她必须全力以赴,小心应对。

    对于更大范围的欧洲乃至世界而言,默克尔一个人的力量也十分有限。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洲研究所所长崔洪建认为,默克尔一旦成为象征和榜样被抬高,以后一旦出现问题就会面临严重困境。在大家眼里,默克尔不仅是一名政治家,还被赋予了很多道德的想象和期待,然而在现实中她要面临很多棘手的问题。德国现在还有能力维护欧洲的传统价值观、政治主张,是因为德国的国情好,这和德国自身特点有关。但德国可以做到的事情,西方其他国家不一定能做到,德国从根本上改变不了整个欧洲的局势。

    欧盟前行之路漫漫,一人乃至一国之力都太弱小,欧洲各国需奋发自强共同前行。毕竟连默克尔自己都说,“一个人经验再丰富,也无法改变整个德国、欧洲乃至世界的走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