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邯郸资讯 > 国际 > 全球视野

合伙人,到底和的是什么?

   社会上你所能看到的都是九生一死,看到的都是乔布斯、雷布斯、马布斯、周布斯、一个个成功的IPO都把企业家光环的一面无限放大,因此掩盖了大街小巷每一天都在破产都在倒闭都在痛哭的失败的人。


   因此,你的眼里,才是满眼成功,并用这类与你无关的成功来激励自己,这才是最可怕也是最可悲的。由此成功跟你无关,要么是能力,要么是学识经历,别人能做好的那些事情,到你手上未必能做好,换句话说,如果现在把阿里巴巴交给你,市值接近千亿了,到你手上,你可能一个月就会把它玩破产。我再次提醒——有些成功,跟你无关。

    还有的人就是纯粹是为了那一句所谓的「再也不在公司里干的比狗还累了」就跑出来了,结果自己组建团队的时候发现不是几百个难处,而是没有终点的难处。

因为你早上醒来的第一件事情已经不光是要养活你自己,而且还有你手下的一批人。

   于是那些自己曾经向往的「自己当老板多自由」的想法,瞬间就可笑了,这个世上哪有什么绝对的自由,不过是脚上戴着拷链跳舞的表演者罢了。

   创业,其实不是为了发财,而是为了要去做一个事情,是一种生命体验的过程,而不是成功与否的过程,是信任与格局的筹码。

   创业,首先能想到失败后会怎么样的,成事的机会反而更大。

   创业,从未思考过失败的创业者,基本上,前面没多远就是失败的坑在等他了。

   如果你把创业看成一个灵感工程,那么恭喜你,你可以光荣地去死了。而如果你把创业看成一个系统工程,它不是以发财为导向,而是以自己的生命升华“去完成一个事情”为导向,那么这样的创业者就有点意思了。

   创业,一个人很难成事。因此,必须合伙。

   但是纵观整个世界文明史,所有形态的合伙(黑社会也好、革命同盟也好、古惑仔也好、政治家也好),到最后,基本上没有一个善始善终的,更惨烈的是,合伙打天下成功之后,在分果果、排座座的这个环节,就发生了各种父子反目、夫妻结仇、兄弟残杀的血淋淋的事件。


   所以,“胸怀是委屈撑大的。”人生在世,注定要受许多委屈,面对各种委屈时,在学会一笑置之,超然待之的同时,更重要的是要学会转化势能。无论在什么样的岁数里,成长这件事情,都是我们灵魂里一辈子的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