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邯郸资讯 > 国际 > 国际花边

想要创业,如何管理“心术”与“妄念”?

  别跟创业公司聊管理,那些不懂点管理的,早已经死球了。

  是的,套用《孙子兵法》开篇名句:“管理者,司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回家过年前,恰好遇到一位创业者,聊及此中困惑,极具代表性。正可为引,煲作鸡汤,以慰大家归心似箭的饥渴。

  这位主角名曰小A,一位连续创业者,TMT方向,此前有一创业项目,小成后卖与业界大佬,如今又重新踏上征程,寻求TMT与环保板块碰撞下的新宝藏,公司已经从最初的5、6个人,扩张到现在的50、60人。

  小A很勤奋,但新公司管理远比上次创业更难。85后的员工、客户显然更难对付,团队越大,事业越大,他越觉吃力。于是,小A耗费大量时间,钻研管理名著,听管理讲座,咨询管理专家,期望能找到一个理性的答案,但结果呢?事与愿违!

  好吧,他的痛苦并不特殊,相信带过团队的郝友们都会有切身感受,病急乱投医也属无奈,在这个专家变砖家,讲座为赚钱,名著满天飞的年代,管理的心术太容易变成了妄念。

  是的,如今“重事功,轻识解”的浮躁下,形形色色的励志学、成功学与管理嫁接,只求“做事”,不讲“做人”,专注于技法,却轻视和无视心法。

  鲜有人提醒那些创业者,别只倾心于有力、有效的管理手段,却选择性地忽略管理的人性面,忽略一个简单到令他们不屑一顾的真理——员工、客户首先是人,然后才是员工和客户。我们缺乏的,正是那种朴素、纯净到让我们不以为是智慧的智慧。或许我们可以向一个保洁员学一学这样的智慧。

  马克是一家养老院的保洁员,工作勤恳。最近一段时间,他每天都认认真真地为一个长期卧床的老人家打扫病房,老人的儿子劳伦斯也经常来看他。有一天,马克打扫房间时,劳伦斯不在房间。两人在走廊相遇时,劳伦斯指责他没有打扫病房就走了。

  倘若遇到这种情况,我们会如何应对?学术一点地说,该场景下,如何管理一个愤怒的对象?一般而言,“以事实为根据,以制度为准绳”,与不讲道理的劳伦斯摆事实、讲道理。但结果,极可能是令他通过讲一通他自己的道理,进而变得更不讲道理。

  要知道,对不讲道理的人来说,面子永远比事实重要得多。即便劳伦斯已经悄悄意识到自己错了,但其最强烈的诉求仍是尽可能维护自己的正确性,而绝非承认别人的正确性。

  于是,此时,指责、攻击、挑衅在对方身上引发的,常常是更加强烈的情绪反弹,让本来就有的怒气急剧膨胀,“乱子”就这样出现,并且越来越大。本来意在解决问题,结果却放大问题并制造新问题,令敌对的氛围不断滋长。追踪,双方都争相展露自己过人的,但于事无补的才智、权力。所谓的“管理方法”就这样迅速地演变为添乱。

  事实上,这样的“管理”场景,在创业组织里比比皆是。“无理取闹”的员工和客户常常这样被老板“修理”并反过来“修理”“无理取闹”的老板。小A们需要明白的是,愚行因为常见而不被认为愚,成为一种习俗。而此类习俗化、体制化的愚行背后,缺乏的,是最简单也最实用的智慧。

  保洁员马克反而具有这样的智慧,他可以既有效率又有效果地处理麻烦——如此才是管理本来的定义。当麻烦出现时,他不去评论、反击麻烦制造者,不被对方的语言、行为牵着走,不试图去说服人、改变人,转而改变格局,让事态更简单、可控,而不是让事态复杂、失控。

  马克做的唯一的事就是和颜悦色地回到老人的房间做一次无用功——重复打扫一遍。老人的儿子逐渐明白了事实(他已经打扫过),他的行为让劳伦斯生动、可感地明白了从未领悟的道理,并深怀歉意。

  的确,马克拥有的是一种手艺,一种小A等创业者们需要的手艺,一种管理他人和事态的手艺。手艺人知道关键入手处在哪里,以最省力又最有效的方式实现效果。

  与之相反,外行的特点是,在不知道关键之处时,胡乱地开始,自以为在解决问题,却是在制造麻烦,以最费劲又最无效的方式,不断地偏离目标乃至完全迷失目标。

  因此,陷入管理混乱的创新组织,很可能是因为领导者是一个只知照本宣科的“官”,而不是一个知道如何把活儿做得漂亮的“庖丁”。

  诚如管理大师德鲁克晚年用“生态学”的说法替代传统“管理学”,组织内一个事件和行动的结果,大大超出线性因果关系的预期。它更具“生态”性的复杂。哪怕再小的企业也是如此。所以,“正心术,除妄念”,成就管理的手艺,才真的必不可少。

  “没有什么胜利可言,挺住,意味着一切。”小郝愿用这句里克尔的名言与郝友们共勉,祝福像我一般,至今还在辛劳工作的苦逼们,新年里,马上有钱,马上有健康,马上有快乐!

  最近盗版猖獗,小生无奈,只能祭出“诅咒”神技,如若转载本文,不注明出处者,我就诅咒你:“夜夜被橘梨纱、麻仓优、明日花绮罗折磨,但终身却只能与左右手为伴。”诅咒完毕,愿您不会中招

发布评论(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