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邯郸资讯 > 国际 > 国际花边

美国怎样做到了解全世界

         美国司法部19日宣布以所谓网络窃密为由起诉5名中国军官,这不由令人想到至今余波未平的“斯诺登事件”。2013年上半年,美国企业、媒体和政府曾捕风捉影地密集指责中国对其进行网络攻击和窃密,但“斯诺登事件”一出,一切戛然而止。


  时隔一年后,美国这个当今世界最大的网络窃密者又来“贼喊捉贼”。不妨回顾一下,美国是如何对全世界进行窃听、窃密的。

  2013年6月,英国《卫报》和美国《华盛顿邮报》根据从美国前防务承包商雇员斯诺登处获得的机密文件,披露美国以“棱镜”为代号的全球网络监控项目,将美国情报机构的隐秘行为曝光于天下。一年来,美国利用技术优势所实施的各种监控项目和手段陆续曝光:代号从“棱镜”、“旅伴”到“肌肉发达”,内容从电子邮件、电话记录、通讯录、社交网络信息到手机定位信息,对象从外国领导人、外国民众到美国民众。可以说,没什么不在美国监听之列。

  就以外国领导人来说,德国《明镜》周刊今年3月报道,美情报机构2009年开始针对全球122位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实施监控,监听名单按每人名字的首字母顺序排列,其中仅关于德国总理默克尔的监听报告就达300多份。本月初,美总统奥巴马和到访的默克尔在白宫举行的记者会上承认,双方在美国监听问题上的分歧依然存在,这一问题已经损害了双方的个人和外交关系。

  外国民众也在美国监控之列。法国《世界报》曾援引斯诺登披露的文件说,从2012年12月10日至2013年1月8日,美国家安全局对法国公民的7030万次电话通话进行了录音。法国总统奥朗德要求美国进行解释,但美国家安全委员会一名发言人当时辩称:“我们已明确表示过,美国所搜集的情报的类型与其他国家的并无二致。”

  美情报机构不仅监控外国人,也对本国议员搞窃听、窃密。今年3月,美国参议院情报特别委员会主席黛安娜·范斯坦公开谴责说,中央情报局曾秘密入侵该委员会调查人员电脑,其行为可能已违反美国宪法,她为此致信中情局要求对方认错和道歉,但至今毫无回应。有趣的是,中情局此前还“反咬”该委员会调查人员非法侵入中情局电脑获取文件。

  美国民众自身当然也不能幸免。2013年8月,美国家安全局解密的3份文件显示,该局曾于2008年至2011年间每年搜集5.6万封与恐怖主义毫无关系的美国公民私人电子邮件等通信记录。不过白宫的辩解是,此类项目监控目标严格“对外”,而国内情报只是“偶然”被截取。

  今年2月美国媒体又报道,美国家安全局2006年从一批通信公司秘密获取几乎所有美国人的电话记录,只不过因为跟不上美国人用手机代替固定电话的新形势,至今只搜集了约三成的美国公民电话记录。今年3月,奥巴马公布了对内电话监控项目的改革计划,寻求由通信运营商来存储电话监控项目的大量数据,但美国政府有权获取此类数据。

  当您打开手机游戏《愤怒的小鸟》,准备用小鸟砸猪头时,您也可能成为美国情报机构的窃密目标。根据斯诺登提供的机密文件,美国家安全局与英国政府通信总部早在2007年就开始联手从数十款手机软件和游戏中收集用户信息。两家机构还交换了具体的收集方法,如目标使用谷歌地图时如何获取其地点信息,用户在社交网站上发帖时如何获取其通讯录、好友名单、通话记录等。尽管目前不清楚这种数据收集的规模有多大,但文件显示,两家情报机构把iPhone和安卓手机视为收集情报的“丰富资源”。

  美国的一个托辞是,美国“不为经济利益窃密”。但是,斯诺登在接受德国媒体专访时反驳了这一说法:“例如,如果西门子公司的情报与美国国家安全无关,但对美国国家利益有利——那么国家安全局也会去搞这些情报。”

  长期以来,美国对中国政府部门、机构、企业、大学、电信主干网络进行大规模监控、攻击以及入侵活动,美国的监听行动涉及中国领导人、普通网民、广大手机用户等。

  今年3月曝光的一份文件显示,2009年初,美国家安全局就启动了一项针对中国华为公司的大规模网络入侵行动,一个特别小组渗透华为的计算机网络,并复制了超过1400个客户的资料和工程师使用的内部培训文件。华为在美国的一位高管对此评论说:“讽刺的是,他们对我们所做的,恰恰是他们一直指控中国方面通过我们所做的。”

  率先曝光“斯诺登事件”的《卫报》记者格伦·格林沃尔德近日出版新书《无处隐藏:爱德华·斯诺登、国安局以及美国监视状况》,题目取自1975年时任美国参议院情报特别委员会主席弗兰克·丘奇的言论,丘奇当时说,美国的监控能力可随时“掉头指向美国人民,没有哪个美国人还会有隐私可言,一切都将受到监控:电话、电报等等。人们将无处隐藏”。

  “无处隐藏”正是对美国窃听全世界的最好写照。
发布评论(共有条评论

验证码: 匿名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