涉县一名女客车售票员突然失踪 尸体被肢解成四块

来源:网络 编辑:邯郸在线王小编 发布时间: 2020年07月22日 15:48:54 新闻编号:13738

2004年5月24日,邯郸市涉县一名女客车售票员突然失踪。6天后,人们在该县一汽车修理厂的厕所里发现了被肢解成四块的女尸。

女售票员为何惨遭“毒手”,凶手又是谁?一时间,案件引起了人们的广泛关注。面对扑朔迷离的案情,涉县警方在邯郸市警方的协助下,连续奋战68小时,终于拨开重重迷雾,一举破获此案。

邯郸涉县“5·30”特大杀人碎尸案纪实
神秘失踪

5月24日上午11时许,一辆由涉县开往当地张头村的个体客车停在城区南桥头,27岁的女售票员小丽(化名)热情地招呼着每名乘客,并不时与担任客车司机的弟弟聊些家常,脸上充满了幸福的笑容。

今年3月,小丽刚与自己的心上人领了结婚证,并准备于近期举行婚礼。谈话间,小丽对弟弟说:“我今天不回家了,我得上车队办理一下手续。”说完,她就下车向城里走去。

在城内的一个小吃摊上,小丽恰巧碰到了女同乡张芳(化名),并一起去了张的住处。11时20分,小丽的手机响了,她没说几句话把电话挂断了,然后对张芳说:“有人在一招等我,我用一下你的自行车,一会儿就回来了。”可是,小丽这一去就再也没了音讯。

张芳左等右等仍不见小丽的身影。她因急需用车,便开始拨打小丽的手机,可电话里一直是关机的提示音。她又给小丽的弟弟打电话询问,可得到的答复是小丽根本就没回车队。

与此同时,小丽的家人和未婚夫也开始四处打听,但一直到次日早晨仍未发现小丽的任何踪迹。

迟到的报案

由于小丽失踪前从未向任何人透露去向,且手机始终处于关机状态,于是,一种不祥的征兆开始笼罩在他们家人的脑海。她的父亲立即联想起了几天前的一封恐吓信。

5月20日,小丽家收到了一封从涉县县城邮来的信件,打开一看,内容令人不寒而栗:“小丽作风不正,破坏他人家庭,如果家里再不严管,就要从社会上找杀手将你全家除掉。”联想眼前的处境,小丽的家人更惶恐不安起来。

5月26日下午,涉县公安局接到小丽家人的报案,而此时,小丽已失踪了两天有余。办案民警经过大量的查证工作,不久掌握了一条重要的线索:小丽失踪前接到的最后一个电话是该县合漳乡陈明(化名)用手机打来的。陈明今年47岁,在该县从事个体客运业务。民警在对其进行传讯时,他谈话总是前言不搭后语,让人感觉疑云重重。

但由于小丽目前还尚未找到,民警在取得相关的证据后,只好将陈明放回,并随即对其进行了严密监控。

厕所内惊现无头尸

正当民警们对案情一筹莫展之时,该县汽车五队一名职工却意外在汽修厂的厕所内发现了一具无头女尸。

5月30日下午,该职工在院内清理厕所时,突然感觉抽粪机停止了工作。于是他打开一看,不由得大吃一惊,一条人腿出现在机仓内。

当晚8时许,一具被肢解了躯干的无头女尸被全部打捞了出来。经死者家属确认,无头女尸为已失踪多日的小丽。

与此同时,随着广泛调查走访和对现场痕迹物的技术鉴定,一条“证据链”已初步形成,凶手也逐渐浮出水面。

个体车户陈明的中巴车曾在5月24日中午停放于汽修厂院内,且有人看到过他与小丽一起来过。

陈明的车内有大量喷溅过的血迹,经省公安厅鉴定与死者小丽的血型吻合。同时,小丽家属收到的恐吓信系陈所为。

6月1日中午,小丽的头颅在汽修厂院内的一个大柜下发现。而5月24日晚上,有人曾看到过陈提一装有东西的袋子在厂门口出现过。

综上所调查取证,民警当即对已处于监控中的陈明予以控制。经审讯,陈明于6月2日下午彻底交代了自己的罪恶行径。

扭曲的“恋情”

据陈明交待,他与小丽之间其实有着一段刻骨铭心的“恋情”。而正是这种畸形的感情才让他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1996年,从事货车运输业务的陈明在河南省的一家砖厂认识了同为老乡的小丽。当时已成了家的他因不断来砖厂拉砖,所以,很快便和小丽熟悉了。

1997年,陈明将大货车卖掉后,又从事起了个体客运。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突然在涉县县城碰到了小丽。而此时,小丽已辞去了砖厂的工作,正为找工作发愁,于是陈明便让她在自己的客车上做起了售票员的工作。

两人在长期的相处中,陈明不断给小丽提高工资待遇,还帮她买了一辆旧客车跑客运。这一切使得他们之间的感情不断升温,并随之发生暧昧关系。陈认为,尽管他在年龄上比对方大了整整20岁,但只要真心对她好,小丽是不会变心的。

在此期间,由于陈明始终不肯舍弃自己美好的家庭,所以随着时间的推移,两人的“恋情”自然也就不可避免地出现了裂痕。

2003年3月,26岁的小丽感到无法实现与陈明结合后,背着他与一名男青年订下了终身,并悄悄领取了结婚证。但当陈明从他处知道了这一切后,情绪开始变得暴躁起来,并经常无缘无故地将小丽殴打致伤。

凶相毕露

陈明看到小丽另有所爱后,心里不免失落万分,他决定要与小丽摊牌作最后了结。

5月24日上午11时46分,陈明打电话约小丽在县城某招待所门口见面。两人见面后先是在一家饭店简单吃了点饭,随后边走边聊,不知不觉来到了汽车五队门口,因厂内有不少员工认识他俩,陈明随即提出到自己停放在该车队修理厂的中巴车上详谈。

由于小丽不愿意再继续这种不明不白的“恋情”,陈明在绝望中像一头斗败的公牛,他随手拿起一块砖头恶狠狠地喊道:“你若不维持以往的‘亲密’关系,我就砸死你!”“你砸!你砸!”小丽见状也不示弱,她心里承受的多年的压力和委屈此时犹如火山喷发。失去理智的陈明随即丧心病狂地用砖头向小丽的头部砸去。殷红的鲜血从小丽的头部喷溅而出,并染红了她的衣服和客车地板。

看到死在自己车上的小丽,陈明在害怕之余,想到了抛尸灭迹。他先是从车前的工地上找到了两个水泥编织袋,但看到无法包裹小丽的尸体时,就找了一把菜刀将尸体肢解成了四块,分别扔到了厕所和水池内。他以这种惨无人道的方式结束了所谓的“恋情”。
分享到:

最新资讯

图文资讯

热点推荐